just·小平

心无所恃 随遇而安

第六章

       晚会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你都没有再找过我。我不是个主动的人,自然也不会找你。不过对于我在意的人,会静静观察。但是问题在于,除了唱歌,我们几乎没有交集。我只知道,那段时间每天每天脑子里都是你,只是想看你一眼,也没有想对你说什么,也没有什么想法。这种感觉,我一度觉得很奇怪很奇怪。曾经脑子里经常会想起的人,一直都是赵恒----我喜欢了四年多的一个人。他也曾是无意间出现在我生活中的。同样是刚开始完全没有注意过的人,但是我竟然也记得和他第一次说话的那个场景,很神奇,就好像竟然我能记得住你第一次发给我的短信一样,完全没有刻意,但是确实记住了。大一的时候我还写过一封邮件给他,附在这一章后面,你想看可以看看。

       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二训练的时候,我一直等着你来,没有想干什么,就是莫名其妙地想看你一眼,就看你一眼。

       你推门进来,我的眼睛一下子就酸了,眼泪止不住地想往外冒,幸好我散着头发,低头,强忍,没有掉眼泪。现在想想,真的很神奇,我自己也不懂,对于一个认识不久的人,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毕竟我自认为是一个还算理智的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去喜欢别人,喜欢静静地观察别人,不喜欢从表面的东西去评价别人,就如我从来对不熟悉的人或者明星都不八卦也不会喜欢一样。因为没有真正了解人家,怎么会去评价亦或是喜欢崇拜。

       我那天唱了首《一直很安静》,当时选这个歌的时候只是觉得好听,比较喜欢,之后竟不知成了自己的感情写照----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你那天应该是感冒了,本来不想唱的,司晓涵让你陪她唱《私奔到月球》,你们随便唱了唱。我晚上回去还发QQ调侃你说,竟然敢跟别的女生合唱······

       12月13日晚上,我坐车去天津,找杨慧纳。那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坐那么长时间的火车,害怕,兴奋,欣喜,都有吧。在车上织了一晚上围巾,在学校刚学会的,我真的不知道我竟然有这种功能。我妈从来都嫌弃我手跟脚一样,但是事实是,我确实织得还可以。到天津之后又把剩下的织好,直接送给她了。

       在天津跟她在一起的那两天,很开心,但是脑子里都是你,希望所有开心的事,都可以有你在身边,所有好玩儿的好吃的东西,你也可以和我一起玩儿,一起吃。那种感觉,依旧觉得很奇怪很奇怪,可是我依旧没有往其它方面多想,只是一直这么静静地想着你。

       17号早上回到郑州,晚上把你叫上去,给了你一个麻质的收纳盒。我记得当时在火车上吃剩下的那点儿小零食我也没掏出来,直接都拿给你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