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小平

心无所恃 随遇而安

第七章

       那段时间起得都挺早,早上早早地起来去跑步,吃饭,大概7点左右就去教室背会儿书。

       碰见过你两次,都是在紫竹楼下。那个时候不认识杨楚凡,也完全没有注意过她,尽管碰见你的那两次她都在你旁边,我却没有看过她一眼,也没有在意过你身边的这个人到底是谁,眼睛只在你身上。

       我只知道那段时间喜欢听方大同的《三人游》。方大同,也是你无意间提起的,问我听不听他的歌,我说没有。后来就去搜他的歌,只觉得这首歌特别好听,曾经听到过别人放过。一直在听,一直在想你,你一直都不知道。


有些话你选择不对她说

你说某种脆弱 我才感同身受

我永远都愿意当个听众

安慰你的痛

保护着你从始至终

就算你的爱 属于她了

就算你的手 她还牵着

就算你累了 我会在这

一人盯 两人疚 三人游

悄悄的 远远的 或许舍不得

默默地 静静地 或许很值得

我还在某处守候着

说不定这也是一种幸福的资格

至少我们中还有人能快乐

这样就已足够了


有些话我选择保持沉默

别把实话说破 隐藏我的寂寞

你的情绪依然把我牵动

躲在你心中 角落的心事我们懂


一人盯 两人疚 三人游

悄悄的 远远的 或许舍不得

默默地 静静地 或许很值得

我还在某处守候着

说不定 这也是一种

得不到的 却美好的

至少我们中还有人能快乐

这样就已足够了


       2012年12月24日晚,我在寝室织围巾。猛然间听到门外有你说话的声音。心慌,紧张。莫名其妙······

       2013年1月1日,元旦,有风,很冷。早上跟你聊微信,你问我去哪儿玩儿,我说回家。问你要出去玩么,你说明天出去。

       中午回家吃饭,陪爸妈在家呆着。下午吃完饭,无论如何在家呆不下去了。晚上7点,打算回学校。到紫荆山的时候,已经7点40多了,我还以为43路最后一班车是8点半呢,也不着急,在那儿慢慢等着。过了8点才听人说应经没有43路了,最后一班是8点。我无语。坐了到牧专的车。当时在车上就只是在想,把我织的围巾给你,因为明天很冷,仅此而已。这也是我大晚上又跑回学校的原因----想见你,想给你围巾。

       到牧专,跟另外两个女生坐三轮儿到学校。颠沛流离,莫名其妙。到寝室已经9点多了。然后在寝室来来回回走了几十遍,还是纠结要不要去给你。莫名其妙地送个围巾给你,很奇怪吧?送给你之后,你会不会戴啊?会不会嫌我织的不好看啊?······

       尼玛,当时也太磨叽了吧,虽然现在也这样,无语。最后的最后,也没有给你。只不过我记得,有天晚上,我为了给你送围巾,为了看你一眼,晚上从家跑回学校。

2013年1月2日

        帅哥说,真正的爱是不需要也不求得到回报的。所以我倒觉得暗恋的人是最无私的。并且我很清楚,我并不确定会喜欢她多久。所以,我选择就这样默默地喜欢你。更何况,我们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喜欢你。在我喜欢你的时候,想和你在一起,不想你和其她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是不配拥有你的,不配去说喜欢你。当我爱上你,只希望你好,不论你跟谁在一起,只要你快乐就好的时候,我才配去说爱你。

                                                                            -----摘自《小平日记》


评论